冷cp爱好者

中考闭关中

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变成了百fo!?!?
有人想点梗吗……TF相关就行…………四天没人我就删了…………

【威声】爱情由好奇开始【七】

OOC,08背景,私设有,慎入







七.火伴
霸天虎医疗室。
毒蜘蛛站在仍处于下线状态的声波旁边,手指在操作面板上敲打着,属于声波的火种频率逐渐稳定下来,毒蜘蛛随手将这个消息报告给了威震天。一个地球分后,仍然在霸天虎医疗室,毒蜘蛛已经离开了,独留下威震天和声波。
威震天站在维修床前,看着下线的声波,因为君王的要求,毒蜘蛛给声波建造的新机体是按照正常比例建的,却也只是堪堪到威震天的腰。
声波黯淡的光学镜闪了闪,亮了起来。“你是谁?”威震天对刚上线的声波问道。毒蜘蛛虽然成功完成了火种移植手术,但这种手术却极有可能格式化对方的记忆芯片,也就是——失忆。
声波睁着光学镜,视线落在威震天的身上,开口道:“我是…声波。”“你的身份。”“霸天虎的情报官。”“欢迎回来,声波。”威震天终于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,扯去声波身上连接的导线,一手将声波抱了起来。
“!”声波瞪大了光学镜,高大的机体紧搂着娇小的机体。“声波,”霸天虎君王放轻了语气,凑近声波的音频接收器,“你愿意与我结为火种伴侣吗?”
“轰!”声波的内置风扇疯狂地转动,机温不断地飙升,过热的线路甚至闪出了细小的火花。“我愿意!”声波发出一声尖叫,急切地抓住了威震天的手臂,“我愿意,威震天陛下!”
威震天微微愣了一下,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请求会让声波如此失态。“先冷静下来,声波 你确定吗?”威震天难得地多问了一句,他不希望声波如此草率,而是经过确认之后才愿意和他结为伴侣。
声波沉默了一下,才再次抓住威震天的手指:“威震天陛下,我愿意。”
“很好。”威震天咧开嘴,“你想现在进行火种融合吗?”
“是的。”声波的温度已经回到了正常水平,只是头上小幅度抖动的天线仍能体现出他兴奋的心情。
威震天抱着声波穿过走廊,直接进入了自己的房间。威震天的房间被涂成一片纯黑,充电床前被烙上一个紫色的霸天虎标志,另一边放上了和声波房间一样的小机器人玩具。
“喝高纯吗?”威震天用的是陈述的口吻,从床头的暗格里摸出了两瓶高纯递给声波,然后抱着声波坐在了沙发上。
威震天虽然没有火伴,但不代表他没有过拆卸,身为卡隆竞技场的霸主时,也有去过油吧,调情的基本手段他还是熟练的。
“需要我喂你喝吗?”威震天看着拿着高纯迟迟不下口的声波,挑了挑眉毛。
声波迅速地摇了摇头,双手握着高纯就往嘴里灌。威震天并没有阻止声波的动作,而是看着声波嘴角因为喝太快而滑落的高纯汇成一股,沿着情报官的机体向下流动。
“威震天……陛下?”声波放下瓶子,不擅长喝高纯的情报官面甲上迅速地泛红,眼神迷离,歪着头看着威震天。威震天从声波的面甲边缘开始,用舌头舔舐着滑落的能量液,沿着能量液的痕迹一直向上,暧昧地在青色的机体上留下透明的电解液,最终吻上声波的嘴唇。





hmmmmmmmm,下章拆

【威声】爱情由好奇开始【六】

略OOC,08背景,私设有,慎入






六.受伤
这本来还是一次成功的突袭。
直到该回炉的汽车人看穿了他们的计划,并进行了反击。声波已经变成了音响车,和汽车人小队对峙着,手里的蝙蝠精不停地发出音波攻击,激光鸟则盘旋在头上,不时俯冲下来,撞上对面的汽车人,给声波进攻的机会。声波和野兽金刚间的默契配合使声波在战斗中逐渐占了上风。
而占据另一边战场的威震天情况显然没有那么好,擎天柱和御天敌交互进攻,警车在一旁牵制着威震天的反击,虽说强大的实力使威震天不至于落了下风,但长久的牵扯下去总会使他耗尽能量。
该死的炉渣!威震天恼火地开炮,余光扫过声波的位置,计算着如何在短时间内带着声波撤退。
“Ratchet!!”大黄蜂在通讯链里大声催促,“你好了没有,我都快被声波给打回炉了!!”
“耐心点,小子,别对老人叫嚷,”救护车调整好最后一根线路,“好了。”救护车手里的武器对准了处于战斗中心的声波,武器的能量开始星星点点地聚集成一道红光,趁着隔板暂时分散了声波注意力的时机,救护车扣下扳机。
“声波!!”威震天一声巨吼,红色光学镜所见,威力巨大的武器洞穿了声波的胸口。蓝色的TF开始剥裂开来,分裂成无数个小机器人,掉到地上,损坏的装甲露出闪着火花的电路,随着机器人一个个地掉落,露出中间被围住的声波。情报官的一边肩膀已经被打穿,金色的光学镜因为能量的快速缺失而黯淡。
救护车将武器对准掉落在地失去攻击力的声波,只要再一击,他就能一劳永逸的了结这个虎子。
威震天观察到这边的情况,光学镜危险地眯起,忽然转变方向,硬生生承下擎天柱的攻击,转身在御天敌和警车的位置连开两炮,然后快速地开启推进器,转眼就已经冲到声波的面前。
威震天抱起声波,转头对上救护车的光学镜,咬牙切齿地威胁:“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,汽车人,我会扯出你的火种,让你亲自看着它熄灭的样子。”说完,最后不甘地瞟了一眼已经反应过来的汽车人,快速地变形成直升机,带着声波飞走。
声波的护目镜碎了一边,系统不断响起的能量过低的警报占据了他的脑模块,半睁的破损的光学镜闪了几下,再次黯淡下来。
威震天以最快的速度向基地赶去,内线通知了毒蜘蛛准备好设备,一边关注着躺在机舱里的声波。
“威震天……陛下”声波平淡的电子音响起,只是隐约能听出一丝颤抖。
“All …hail…Megatron”电子音最后发出几声杂声,归于平静。
炉渣!飞在半空中的直升机怒骂了一声,将所有的能量全部用来加速,硬生生将之前的速度又提高了几个档,最后直直地撞进霸天虎的基地。
“威震天陛下!”听到声响的霸天虎在一片尘土中看着一个高大的机体缓缓站起,然后迅速抓住了毒蜘蛛的脖子,将怀里已经昏迷下线的声波放到一旁的维修床上。“有多大的几率能修好他。”威震天猩红色的光镜折射出的光芒让毒蜘蛛打了个冷颤,赶忙回答道:“声波只是失去过多能量,但没有伤到火种,只要给他换个机体就可以了。”“要多久?”威震天的手指渐渐缩紧。“大、大概要一个月,建…新机体…需要…时间……呃……”毒蜘蛛几乎能听到颈部线路受挤压传来的咔咔声,她下意识地抓住了威震天的小臂,尖锐的指尖深深刺了进去。
“那就快干。”威震天不耐烦地甩开毒蜘蛛,然后踉跄了几步,捂住莫名疼痛的火种。这次声波的受伤虽然并没有多大的影响,但害怕失去声波的恐惧攥紧了威震天,也让他发现了声波对他有多重要,不仅仅是声波作为霸天虎情报官的重要性,而是对于威震天私人性的重要。
威震天想要和声波的关系再进一步,一种比起上下级更牢固的关系,一种可以让他明目张胆地占有声波的关系,让他对声波的过分保护成为合理的关系,例如……火种伴侣。



因为要开学了,赶紧更完

【威声】爱情由好奇开始【五】

略有OOC,08背景,有私设





五.亲吻
声波像往常一样站在工作台上,手指在操作面板上划过。
经过上次的高纯事件后,声波能感觉出威震天对他的态度有点微妙的不同。
但具体是哪不同,声波也无法明确告知,但似乎并非不好,偶尔对方会忽然转过头来,和声波聊上一两句,有时刚好和盯着对方看的声波看到一起,声波只好装作冷漠地转过头,假装自己没有盯着威震天看而是在思考。
而声波不知道的是,每当他转过头后,威震天的眼里都会闪着一种名为“有趣”的光。
某些事情正在改变,以一种难以预料的速度,威震天对声波的感情向着声波所期待的方向渐渐靠近,但本人似乎并不自知,只是任由它发酵。
如果我亲他一下他会不会吓得跳起来?威震天饶有兴味地想着,声波那金色的光学镜带着惊慌的神色取悦了霸天虎君王,威震天扯起嘴角,大声地笑了出来。声波侧头,看着威震天的笑,火种传来一份悸动。
怎么做?威震天竟然认真地盘算起这件事的可能性。或许应该直接一点。威震天的红色光镜威胁性地眯起。
“声波。”威震天忽然开口道。小巧的情报官转过身,看着威震天对他招了招手,声波跳下工作台,激光鸟接住声波,飞向威震天,仅仅几秒,声波已经站在了王位的扶手上。
“摘掉你的护目镜,声波。”威震天下令道。
声波头上的天线抖了抖,顺从地摘下护目镜,金色的光学镜暴露了出来。还没等声波提出疑问,威震天的脸忽然凑近。
声波的火种几乎停跳。
威震天吻住声波的金属唇,声波因为惊吓而不由自主地打开了牙关,让威震天能顺利地用舌头缠住声波的金属舌,柔软的金属交缠着,电解液交换的声音在安静的基地里响起。
威震天注视着对方瞪大的光镜,迷人的金色无措地闪烁,君王在情报官的光镜里看到一抹红色——自己的倒影。威震天扣住声波的后脑,加深了这个吻,当他的舌头划过声波的口腔内壁时,他感觉到声波微小地颤栗了一下,CPU的温度不断升高,风扇的功率被开到最大,发出轰鸣的声音。
威震天终于结束了这个吻,连接的电解液顺着声波的嘴角流下,被威震天细心地擦去。
“只是个实验。”威震天对还在发愣的声波解释道,小巧的情报官的光学镜里惊慌的神色还没褪去,连护目镜都忘记戴上就急忙跳上激光鸟飞回工作台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暴露了隐藏的心思,也没有深究威震天所谓的“实验”。
直到手指再次摸到按键,声波才堪堪反应过来,舌头舔了舔被威震天摸过的嘴角,面甲的温度一下飙升。
威震天看着声波落荒而逃的背影,悄悄放松了僵硬的机体。纵使机体过高温度的警报被强行忽视,亲吻时火种过快的跳动却无法抵抗。
我想和声波成为什么?威震天强行将脑模块冷静下来,仔细思考着。火伴?威震天凝视着声波的背影,这个想法使他兴奋起来,恨不得现在就直接拆开声波的火种舱,将自己的火种与对方融合。
这种想法虽然很刺激,但显然是不现实的,威震天又靠回王位上,虽然从未和别的TF火种融合,但也知道要如何营造氛围,让火种融合的过程更……庄重,毕竟这可是威震天第一次与别的TF结成火伴,如果真的融合了,以后威震天就会与声波永久绑定在一起,直到一方火种熄灭。
这件事要从长计议。威震天想道。








【威声】爱情由好奇开始【四】

略有OOC,08背景,papa用的是跳舞机器人的机设,私设有,慎入







四.暗恋
昏暗的房间,一点金色闪了闪,然后彻底亮了起来。
声波上线时先感觉被压的不舒服,然后才发现自己趴在别的TF的身上,声波光镜向上看,入眼的先是紫色的狐狸脸——霸天虎的标志。没有威胁,声波放下一点警惕,但仍然继续小芯地观察,避免弄醒身下的TF,他侧了点头,威震天标志性的融合炮和一截手臂随意地压在自己的背上。情报官难得的愣了下,火种传来不自然的跳动,被高纯灌醉的脑模块有点刺痛,却不是火种不自然跳动的原因。声波撑起身体,霸天虎君王的脸映在黄色的护目镜上。
声波护目镜下的光学镜闪了闪,换了个姿势让自己可以更清楚地看见威震天的脸。
威震天仍处于下线状态,被黑暗隐没去一部分头雕,闭起的光学镜让君王少了点危险的气势,反而显得平静而庄严。
声波小芯地抽出手,慢慢挪动地搭在威震天的头雕旁边,见威震天并没有什么反应才继续抚摸着威震天尖锐的头雕,又摸了摸威震天威力的融合炮,强大的武器熄了火时,反而像是一件装饰品,衬托出君王的威严和强大。
声波一个个摸过威震天脸上细小的伤痕——战争带来的痕迹。声波的工作台就在威震天的王位右侧的地方,只要声波一侧脸就能看见端坐在位置上的威震天。而威震天从不知道声波其实对他脸上的伤痕了如指掌,正如他从不知道声波一直在工作闲暇时默默注视着他一样。
声波收回手,将脑袋靠在威震天的火种舱上,听着里面的火种强力的跳动着。
声波爱着威震天。只是擅长隐藏,不苟言笑的情报官小心翼翼地藏起自己的感情,让这成为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。
为什么?声波也问过自己。或许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时威震天展露出来的属于君王的绝对权威,或许是因为对方不多但时常对自己展露出来的温柔,笑起来的自信与不屑,或许是因为对方对自己特别的纵容,或许是因为多次不经意间过近的接触……
声波注意到自己注视威震天的次数越来越多,甚至有几次差点被忽然转头的威震天发现,但他无法将自己注视的目光移开,他贪恋现在的时光,贪恋威震天的赞美和关注,甚至开始索求更多,所以他尽力完成每项工作,他看着威震天越来越信任他,甚至超过了螺母,或许这份感情没有结果,但他能够站在离威震天最近的位置上,足够了。
但现在呢?声波芯里的小苗开始发芽,是否要再进一步?声波的光学镜闪烁着,盘算着属于自己的小心思,最终又沉寂下来,或许,应该慢慢来。
声波小芯翼翼地凑上威震天的脸,在对方的下巴上轻轻亲了一下,又缩了回去,闭上了光学镜,面甲却不断升温。
在室内安静了许久之后,威震天的光学镜慢慢地睁开,红色的光学镜里有复杂的光彩流动,威震天摸了摸被声波亲过的地方,迷你金刚留下的触感似乎还在。
威震天红色的光学镜看着趴在自己火种舱上再次下线的声波,最后还是选择挪了挪手,把声波抱紧了一点。
似乎,暗恋的不止一个?






没谈过恋爱……写得怪怪的

【威声】爱情由好奇开始【三】

略有OOC,08背景,papa用的是跳舞机器人的机设,有私设,有一丢丢螺闪慎入





三.高纯
威震天从没见过声波喝高纯。
威震天并非见过自己手下喝醉的样子,螺母喝醉了会不停地高喊“威震天万岁”,闪电就在他旁边,三张脸不停转换着,蓝脸挖苦螺母,黑脸在旁边起哄,红脸直接和螺母滚打在一起,不知不觉地就滚进了房间,红蜘蛛和自己的克隆体在不停地吵架,挖地虎的两个坐在地上讨论着美车的后尾箱,毒蜘蛛倒是和往常一样冷静,至少看起来是,不过有几次威震天也听见她小小声地念着那个汽车人小队长的名字。但手下中并不包括声波,威震天从来没见过声波喝醉的样子。很多次霸天虎举行聚会时,声波都会默默回到自己的房间威震天推测他是回去玩吉他,好远离这群醉鬼。
如果声波喝高纯是什么样的?这个想法大大激起了威震天的好奇心,向来不会压抑自己的求知欲的君王在一次聚会时,带着高纯敲开了声波的房门。虽说经过上次的秘密共享后,威震天与声波的关系更近了一步,但两机间仍维持在君王与情报官的关系中。
“威震天陛下。”声波站在门口,抬起头仰视着威震天,望着声波平静的护目镜,威震天忽然有点期待看到声波喝醉的样子。
“来,”威震天拎起声波,娇小的机体并没有多少重量,和对方一同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“陪我喝。”威震天倒了两杯高纯,递给声波一杯,又加了一句:“不许开FIM芯片。”威震天看着声波接过高纯,护目镜闪了几下,默默地在杯子边缘抿了一口。威震天将手搭在沙发上,仰头饮尽自己杯里的高纯,看着迷你金刚小口地喝着高纯,很快,一杯色彩鲜艳的高纯就被声波喝了下去。
威震天静静地看着声波快速泛红的面甲,小个子的TF头上的天线悄悄伸了出来,然后茫然的抖了抖。
“声波?”威震天试探地叫着。声波转过头,护目镜对着威震天,天线又抖了抖:“威震天……陛下?”这还真是让人惊喜。威震天哑然失笑,谁知道声波的酒量如此差,更没想到喝醉后竟然如此不设防。声波试图站起来,但被高纯麻痹了的CPU使他无法平衡,身体向着沙发的凹陷的地方,也就是威震天坐的地方滚了下去。
“哐”的一声,声波撞上了威震天的腿,护目镜被撞飞出去,却终于停了下来翻滚的身体,娇小的情报官趴在威震天的腿上,停止了动作。“声波?”威震天托起地上的护目镜,声波也刚好抬起头来。
威震天愣住了。
没了护目镜,声波的光学镜第一次暴露在君王的眼里。金色的光学镜倒映着威震天的身影,闪着动人的光芒,映衬着面甲上的红色,水雾蒙上光学镜,让迷人的金色看起来波光粼粼。威震天的火种重重地跳了一下。
“Megatron.”声波的声音里带上一丝委屈的意味,似乎连天线都弯了下来。
威震天鬼使神差地抚上声波被撞到的地方,手指放轻了力度摩擦着,迷你金刚在威震天的手里蹭了蹭,很快低下了头。威震天抬起声波的下巴,注视着对方半眯的光学镜,显然娇小的情报官已经准备下线了:“声波,”声波一动不动的看着威震天,对方低沉的声音让声波的火种颤抖了下,“下次不许在别人面前喝醉,谁都不行。”威震天用威胁的口吻命令道,顺手将声波的护目镜戴回去,显然还处于高纯带来的作用的情报官乖巧地点了点头,然后突然向后倒栽在沙发上,威震天将声波抱起,放在充电床上。
“Lord…Megatron”声波忽然睁开了光学镜,盯着威震天,“声波?”威震天看着抓着自己手指的声波,声波的声音里还带着醉酒的迷茫:“声波,信任你。忠诚,永远。”说完,护目镜闪了闪,直接下线了。
威震天CPU温度一下升高,却很快降下来,火种不其然的漏跳了一下,眼神复杂地看着声波仍然抓着自己的手。
威震天反扣住声波的手,小芯翼翼地抱起声波,躺在充电床上,让对方趴在自己的胸口。或许我也喝醉了。威震天给自己的不合逻辑行为找了个理由,却忽视了自己一直开启的FIM芯片。
绝对不能让声波在别人面前喝高纯是威震天下线前想的最后一件事。






我能把papa写的一点也不萌也算种本事了……

【威声】爱情由好奇开始【二】

08背景,略有OOC,私设有



二.秘密
声波很快就适应了在基地的生活。他的房间就在威震天的旁边,每天早上例行的结束充电,与同样早起的威震天点头示意,来到自己的工作台上收集关于太空桥的信息,时不时被红蜘蛛挑衅一下。
偶尔完成工作的时候威震天也会将声波放在自己的肩上,召集霸天虎开一次会议,讨论下次进攻和太空桥的建立情况,小小地发散一下自己身为君王的威严,再看着螺母一脸激动地大喊“威震天万岁”。
一般这种时候声波都会静静地坐在威震天的肩头,像一个乖巧的娃娃。随着共同作战的次数增多,声波逐渐赢得威震天对他的信任,有时候对汽车人的袭击成功时威震天会特例允许声波放松一下,去做自己喜欢的事,声波都会点着头,然后跳上机械鸟,直接飞回自己的房间,锁上房门,直到第二天才能再见到小小的身影在控制台忙碌。
威震天虽然对声波的“私人时光”感到十分好奇,但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而破坏了自己和情报官之间建立起的关系。
时间一长,威震天也逐渐习惯了,直到有一次,不懈作死的红蜘蛛试图撬开声波的房门,被声波暴怒地骑着机械鸟狠狠地揍了一顿,威震天一边下了命令不许任何机靠近声波的房间,一边重新对声波房间里的东西感到好奇,毕竟一向冷漠的情报官暴怒的时候十分难见。
于是,在又一次进攻成功后,威震天对声波提出了请求。
娇小的迷你金刚沉默了下来,和威震天红色的光学镜对视了几秒,终于妥协,机械音响起:“请求,接受”
这么容易?威震天反而愣住了。“很好。”高大的机体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,带着肩上的声波向他的房间移动。
随着“咔”的一声,房门逐渐打开。
入眼的先是深黑的墙壁,情报官的房间很整洁,一边是一张充电床和柔软的沙发,另一边……君王的光学镜微微眯起,许多和声波一样大小,一样造型的机器人堆满了房间的一角,这个是?威震天看向声波,对方的面甲上显出一点点不易察觉的红晕,然后跳下威震天的肩头,头上的天线抖了抖,发出一种特别的频率。
有趣。威震天在沙发上坐下,看着一个又一个小巧的机器人跳到声波的身上,将中间的声波牢牢缠住,仅仅几秒,声波就完成了转换,成为音响车的声波虽然仍不如威震天高大,但也像正常TF的体型了。
“Lord…”声波突然出声,光镜瞟着威震天的方向。害羞了?威震天失笑,继而出声:“你可以继续,声波,就当我不存在。”声波犹豫了下,最后还是转过了光镜,背对着威震天。
铁灰的TF放松了机体,靠在沙发上看着声波。
变成音响车的声波挥了挥手,激光鸟“咔咔”地变形成了电吉他,落到声波的手里。
声波手指搭上吉他,重金属摇滚的旋律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,也差点让威震天的音频接收器短路。
威震天重新调节了自己的音频接收器,抑制住自己的惊讶又看向声波,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情报官的秘密竟然这么…特别。
声波一反平时冷淡的样子,手指快速地移动着,脚掌一下下地打着节拍,光学镜眯起,看起来完全沉浸在演奏中,虽然几乎被震耳的音乐声掩盖了,但威震天仍然能听见声波发声器发出的那迷人的电子音。
或许我应该让声波多唱几次。威震天饶有兴味地盯着声波,冒出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终于,随着最后一个音落下,声波很快地分裂成无数个小机器人,自行在原来的位置停止活动。又变回迷你金刚的声波走了几步,跳上沙发,在威震天旁边坐了下来。
“我不知道你还有这个爱好。”霸天虎君王的声音里带着调笑,“私人问题,不需要报告”声波说的理直气壮。
“其实你弹的很好,唱歌也不错。”威震天发自火种的赞美,又补了一句,“放心,我不会说出去的。”然后离开了沙发,在手搭上房门的一刻,终于听到声波的回应:“赞美,接受。保密,感谢。”
这似乎成了他们的小秘密。
在这之后,威震天又下令让挖地虎将声波的房门加厚了一个等级,作为谢礼,威震天要求声波主动邀请自己观看声波的演奏,虽然君王说的是“可以拒绝”,但出于不明原因,声波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并且威震天把再次试图撬开声波房门的红蜘蛛暴打了一顿。

【威声】爱情由好奇开始【一】

OOC略有,08背景,papa用的是跳舞机器人的机设,私设小红没有完全叛变



一.初见
声波走进霸天虎的基地。
这是他第一次进这个基地,因为威震天——那个总是在通讯链里和他联络的TF终于夺回了他的身体,然后召集了所有霸天虎。
一道攻击袭来,声波往旁边一滚,抬头看向袭击者。
一个高大的TF,蓝色的脸上戴着单面镜片,手上的枪对准声波:“看我们的入侵者是谁,一个迷你金刚?汽车人那边什么时候多了个迷你金刚?”
原来把我当成了汽车人。声波站起来,露出胸前的霸天虎标志:“声波,霸天虎。”
对面盯了几秒,脸上“刷”的一下变成黑色一边尖笑着一边冲向声波,声波还没来得及躲,已经被对方抓了起来。
被强行带着跑的声波挣扎了下,发现自己的力气不足以挣开对方的爪子,风在耳边呼啸而过,声波闭上光学镜,仅仅几秒的时间,声波感到他们停了下来,抓着他的TF跪了下来,说:“威震天陛下,声波带到。”
威震天?声波抬起头,一直与他联络的TF此时就在眼前,高大的机体背对着他们,强壮宽厚的肩膀和手上威力强大的融合炮衬托出对方的威严,对方动了动,转过身来,低沉的声音响起:“声波,欢迎你的到……”
威震天忽然愣住了,“……来”
威震天红色的光学镜死死盯着闪电手上的,仅仅只有闪电手那么大的,小巧的迷你金刚。
声波怎么会这么小?!威震天只设计了声波,但真正造出声波的却是艾萨克,所以在这之前威震天并没见过声波真正的样子,他承认他确实为了给那小女孩“送礼”而把声波的尺寸调小了一点,但艾萨克理解的“小”似乎是用碳基的大小来计算的。
威震天不愧是君王,他很快地调整好情感模块的情绪:“闪电,放下声波。”“Yes,my lord.”闪电把声波放在地上,默默地退了下去。
“我应该不需要自我介绍。”威震天低沉的声音响起,“我能否带你参观下我们的基地,声波。”虽然用的是疑问句式,却带着命令的口吻,高大的机体将手掌摊开放在娇小的TF面前,声波看着威震天宽大的手掌,火种快速地跳动了一下。威震天看着声波点了点头,托着对方放在了自己的肩上。
威震天一边带着声波在基地里参观,一边向对方介绍自己的侵略计划,在这过程中,声波一直静静地听着,只有威震天询问他的时候才会回应一两句,而这让威震天十分满意,声波不像螺母那样动不动就表忠心,不像闪电那样不停地换脸,也不像红蜘蛛那样时不时对威震天冷嘲热讽,声波对汽车人和人类有着绝对的厌恶,而他沉默的个性则使他能对威震天的事业有着巨大的辅助作用,仅短短的一段时间,威震天对声波的喜爱已经上升了好几个等级。
措不及防的一道光束忽然射向声波,擦过迷你金刚的脸,撞击到墙面上,留下一个大坑。
“Starscream!!”声波听到威震天语气沉了下来,手上的融合炮对准这个敢冒犯到君王的TF。
“噢,原谅我,我的君王,我不过是小小地试探一下我们新成员是否能够临危不乱而已。”红蜘蛛语气傲慢又带着一丝敬畏。
“我允许你反击,声波。”威震天放下融合炮,他想看看声波会如何处理这件事,这直接影响到他能给予声波多少信任。
“Yes.Megatron”声波平淡的机械音响起,头上的天线抖了抖,“激光鸟,蝙蝠精,攻击。”
下一秒,两只高速移动的物体飞了进来,接连地撞上红蜘蛛的头,然后飞到声波的身边。
“该回炉的炉渣!!”红蜘蛛被撞地往前扑了一下,后脑的疼痛让他迅速抬起手臂,对准了两只野兽金刚。还未等他开枪,威震天先抬起手,融合炮穿过红蜘蛛的机翼,火药留下一点淡淡的痕迹:“红蜘蛛,这不过是小施惩戒,你要是再敢冒犯声波,我立刻把你丢进融炉,明白了吗!”威震天的红色光学镜紧盯着已经趴倒的红蜘蛛。“是的,我的君王。”红蜘蛛不甘地回答,机翼上的疼痛让他扭曲了面甲,却不敢再攻击。
“很好,不论是谁,胆敢冒犯霸天虎君王的人,都会得到一个下场。”威震天露出一个威胁的笑,尖锐的牙齿闪着寒光,这句话不仅仅是说给红蜘蛛听的。“声波,明白。”
很好。威震天赞许地看了眼声波,不害怕得罪其他成员,对自己的命令毫不犹豫地执行,正是威震天可以信任的类型,“我带你去你的房间,你明天就开始收集我们需要的情报。”说罢,带着声波转身离开。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拐角,红蜘蛛才敢站起来,愤愤地骂了句老炉渣,然后赶忙去修理自己的机翼。

女巫、吸血鬼与万圣节【SD】(Nc-17)

Dean女装注意
自己的腿肉自己吃
有点OOC
万圣节快乐








当Sam提着派走进地堡时,迎接他的只有散落在地的文件和地上的一滩血,没有Dean

“Dean?”Sam放下袋子,手摸向后腰的手枪,放轻呼吸向血迹的方向走去。

地堡的深处忽然发出一声巨响,然后又沉寂下来,Sam举起手枪,小心地走向发出响声的房间。

房间的门虚掩,Sam推开门,还未来得及反应,一道人影忽然扑了上来,将Sam重重的推到墙上。

后脑的撞击让Sam的眼前白了一下,Dean趁着Sam这瞬间的失神,咬住Sam 的嘴唇。Sam 的瞳孔慢慢聚焦到Dean 的脸上,手一松,枪掉在地上。Dean灵活地将舌头伸进Sam 的嘴里,一个小袋子被顶到Sam 的犬牙上,用力一划,酸甜的液体流了出来,在两人的亲吻里交换。

Dean刚想抱住Dean,对方已先一步推开了他。Sam呼吸一窒,Dean身上穿的并不是他出去时的衬衫和牛仔裤,而是换上了一条黑色的抹胸裙。裙子的上围很短,只能堪堪遮住发达的胸肌,而下围却从腿的一侧开叉,露出一条腿来。

Dean吐掉袋子,舔掉沾在嘴唇上的番茄汁,眼睛望向Sam。“女巫的血怎么样,吸血鬼?”Sam瞬间反应过来,笑道:“还不错,My lady”“那不如尝尝这个!”Dean暴喝一声,拳头毫不留情的向对方的脸挥去。Sam微微闪身,扣住Dean 的手腕将Dean压在了墙上,“我还以为我们聊得很好。”Dean绿色的眼睛斜望向Sam,流露出不屑,却被对方将另一只手也反扣在背后。Dean冷笑道:“让我和吸干我朋友的吸血鬼聊天,还不如被你一起吸干。”“Well,”Sam耸耸肩,“看来我不得不吸干你了,Witch”“有本事试试看啊,你个吸血婊子。”Dean回讽着Sam,Sam停止说话,结束这毫无意义的争吵。






并不豪华的一辆南瓜车